清康熙五十一年(1712年),龙门知县萧大成重修县城围墙,同时更改明代城门的名字:东门改为仁育门、西门改为义正门、南门改为文明门、北门改为贞安门。穿过南门、踏上县城纵向主干道南门街北上县衙,中途会遇到一个街道牌楼——文明坊。从城门门楼到街道牌坊的名字,可见古代龙门人对“文明”之追求的热忱。古代龙门南门与县衙之间,有个“文明”牌坊,实际上,在古代龙门,不管是在县治还是乡村,牌坊这种建筑形式很常见,用以表彰功勋、科第、德政、忠孝、节义等。如今时过境迁,它们依旧在乡野一角,散发历史的韵味。

 

消失的明清古牌坊

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象征,牌坊的历史源远流长,在周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。《诗经·陈风》云:“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”衡门,可谓牌坊的雏形,后发展成为汉族特色建筑文化之一。牌坊,又名牌楼,为门洞式纪念性建筑物,它除了承载着人文信息,还是建筑精品,建筑一座牌坊,往往是匠心独运的结晶。

从建造意图来说,牌坊可分为四类:第一类是功德牌坊,为某人记功记德;第二类是贞节道德牌坊,多表彰节妇烈女;第三类是标志科举成就的牌坊;第四类是标志坊,多立于村镇入口与街上,作为空间段落的分隔之用。

龙门古城内的牌坊建筑,是随着县治的建设而出现的。建县初期,闿阳冈南麓建设城隍庙,庙前有石牌坊,镌有“保安疆圉”四字,人们前往城隍庙,拾级而上,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座石牌坊。

除了街道牌楼文明坊,南门城楼左侧有一座门楼“青云坊",经由它可进入龙门学官。这也是一块建筑精美的牌坊。始建于明弘治九年(1496年)的龙门学宫,也有不少牌坊。有研究认为,牌坊是由棂星门衍变而来的,开始用于祭天、祀孔。棂星门又是古代儒学(孔庙)必不可少的建筑,因此,龙门县学宫内,亦有一座棂星门,此为牌坊建筑。明嘉靖年间,棂星门倾圮,龙门知县吴宗元将其重建,建成之后,吴宗元为之记:“根星门成门三通,高卑如度,巍乎若文光上腾、星芒下烛。"他寄望"龙之士运,由此其遂兴”。

清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,知县萧大成重修学宫时,在棂星门环设宫墙,建牌坊于东西,以表左右。左牌坊题额“德配天地”,右牌坊题额“道贯古今”。萧大成认为,建学所以明伦、教敬,新建牌坊这是直接的标榜。

以上几个牌坊,是龙门县城古时较为著名的牌坊,也是有史可查的牌坊。到了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国民政府在东较场建设公园,也立了一个牌坊,额题“伯芹门”。

龙门县城的牌坊一般是公立的,作为公共基础设施点缀城市。这些牌坊,随着岁月的流逝,都相继坍塌,了无踪迹。

古时龙门,在城郊乡村和偏远乡野,牌坊也比比皆是,它们是集体所立或者个人所立,也有个别是“恩赐”。

清代初期,龙华镇功武人在地理先生的指导下,计划在村中四处建立牌坊,以镇风水。功武人首先建了"孔道龙关”牌坊,于清乾隆二年(1736年)建成,次年又在功武渡口建“万里龙关”牌坊。后来,因为地理先生被朝廷召回京师,另外两个牌坊的建造事宜被搁置了。功武村这两个风水牌坊后来都坍塌了。功武古渡口的“万里龙关"石,原本悬挂在牌坊上方,后来牌坊被拆除,只剩石匾。而“孔道龙关”石匾,早已丢失。

龙门功武村“万里龙关”石匾

(李建红摄)

清顺治十八年(1661年),功武人廖观考中进士,在功武建立“进士”牌坊,此为标榜标志科举成就之牌坊。此外,在龙华,绳武围人、清乾隆十七年(1752年)举人李隶中立有“擢桂”牌坊;在龙门城东郊冈厦,有清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武进士谭纶邦的“进士”牌坊。这些龙门历史上著名科举士子的功名牌坊,今人未来得及目睹它们的容貌,就早早一一坍塌了。

 

“活着”的乡野古牌坊

从现存的牌坊来看,它们都散落在乡村,多立于村入口,成为一村地标,既有空间段落分隔作用,也有镇风水、提振乡风之用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,龙门古牌坊有龙城街道鸬鹚村下村牌坊、戴屋牌坊,龙田镇邬村牌坊、菱角塘红门楼牌坊和地派镇渡头上围牌坊等,它们均是清代牌坊,但具体建造时间无考,只有戴屋牌坊写有“同治二年重建”字样。这些牌坊的样式都是青砖砌筑、龙船正脊硬山顶,由此可以推论,在清代龙门乡间,乡民建造牌坊的用料没有都是青砖,虽然没有明代石牌坊的古朴厚重,却有着与清代民居相似的清新风格。

龙门县龙田镇菱角塘红门楼牌坊

考究牌坊的题额,可以知道牌坊所在地乡民的心理愿景。龙城街道鸬鹚村下村牌坊和龙田镇邬村牌坊的匾额都题写“居仁由义”,语出《孟子》“居仁由义,大人之事备矣"。宋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第三卷云:“居仁由义吾之素,处顺安时理则然。”明代龙门学官明伦堂左右分別建有“居仁”“由义”两书斋。到了清代,两个年代相隔甚远的牌坊,均题额“居仁由义”,可见龙门人对这四字的由衷喜爱以及对它所指向的境界的不懈追求。

龙城鸬鹚村下村“居仁由义”牌坊

龙门现存的古牌坊,大多高6、7米,相当于现代楼房的两层高度,单体牌楼,有单门或三门,形态优美,它们散落在乡间山野和河畔塘边。作为古建筑的一种类别,它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,青砖瓮瓦而建,工料考究,建筑精良,形状美观,飞檐下面有各种花卉、人物、动物等图案,精雕细琢,栩栩如生,显示当时工匠高超的雕刻技艺。它们站在村道旁,勾勒让人敬仰的天际线,连同古村落、竹林、树木、村道等,营造出一种原汁原味的乡土场景。

  戴屋牌坊

(刘旭辉摄)

目前,珠三角一带现存的牌坊不多,有石牌坊也有砖牌坊,龙门以同一类型的清代青砖牌坊遗存在大地上,具有浓郁地域建筑特色,这无疑是一笔珍贵遗产。

 

(惠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 龙门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