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,

社会上兴起大办书院的潮流,

惠州在创办书院方面也大放异彩,

著名的丰湖书院就是在此潮流下创办的。

丰湖书院(图片来源:惠州日报)

南宋淳祐四年(1244年),惠州太守赵汝驭在惠州西湖银岗岭建聚贤堂,以纪念唐、宋以来对惠州经济文化最有贡献的寓贤陈偁、苏轼、唐庚、陈尧佐、陈鹏飞、留正、许申、苏过、陈瓘,以及乡贤古成之、张宋卿、陈焕十二人,聚贤堂因此得名“十二先生祠”。聚贤堂的主要功能是通过对先贤的定时祭祀,体现对儒家文化道统的尊崇和继承。聚贤堂也成为当时讲学授徒的场所。

淳祐十年(1250年),赵汝驭迁广东转运使。宝祐二年(1254年),惠州太守刘克纲改聚贤堂为丰湖书院,“以堂为夫子燕居,塑豫章先生像于晞是堂。别为十二先生祠于堂之后。又于其西构六君子堂,其南辟四斋,又南立三门。简生徒有志向者讲习其中,以州学教授兼山长”。至此,丰湖书院在规模、功能、制度等方面更趋完备,由此也开始了其作为惠州儒学教育重要场所的历史。在宋代,丰湖书院不但代表了惠州书院的最高水平,也是岭南书院的典型代表之一。正如杜定友在《广东文化中心之今昔》中指出的那样,宋代广东正式书院“以南宋嘉定间之禺山书院、番山书院、相江书院、丰湖书院为最善”。

经历宋元之间的战乱后,丰湖书院园内的“六君子堂、四斋、十二先生祠俱圮,惟夫子燕居、晞是堂、三门两廊、如沂亭存。时路学未立,春秋朔望于此谒奠”。元大德三年(1299年),山长黄赵孙重建丰湖书院。

明洪武初年,丰湖书院为县学;十七年(1384年)县学另立新所,丰湖书院荒废。丰湖书院延续一百余年,为惠州培养了大量科举人才。

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惠州知府吕应奎“奉令捐薪”建西湖书院,购黄塘(今惠州学院旧校区一带)锦衣园部分地基作为书院院址。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),惠州知府王煐鉴于惠州各地教育事业凋零,买锦衣园作为讲学习诵之所,将该所复名为丰湖书院。复建的丰湖书院不到 20 年就荒废了。康熙五十五年(1716年),广东提督王文雄于西湖黄塘寺左、览胜亭右第二次重建丰湖书院。此次所建书院属“生祠书院”,雍正初年又被禁毁。嘉庆三年(1798年),伊秉绶任惠州知府,第三次重建丰湖书院,嘉庆六年(1801年),丰湖书院建成。新修建的丰湖书院规模宏大,伊秉绶制定了书院的各种规章制度,并想办法拓宽书院的经费来源。他对惠州的文化教育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惠州人民在丰湖书院东侧建“伊公祠”以为纪念。嘉庆二十四年(1819年),新任惠州知府罗含章十分关心书院的发展,针对当时书院经费不足、教师待遇差、学生生活困难等状况,带头“捐廉 四百两为倡,上下响应,得一万四千五百两,发归(善)博(罗)当商生息”,作为书院基金;提高教师质量和提高教师待遇并重;对学生 按不同班级提高生活补助待遇。由此,丰湖书院进一步得到巩固发展, “从者云集,人竞向学”,进入一个新的鼎盛时期。

 

进入20世纪,丰湖书院先后成为惠州中学、广东省立惠州师范学校、惠阳师专等学校所在地,1993年成为惠州大学的一部分,2000年,惠州大学更名为惠州学院。

丰湖书院历经近千年的变迁,如今经过重新规划建设已焕然一新。现丰湖书院仿古恢复了书院门楼、尚志轩、乐群堂、藏书楼、文昌阁和蓬庐、澄观楼、夕照亭、浴风阁等历史建筑和其他人文景点,还增建了博学笃志、格物明德、丰湖书院等牌楼,沿中轴线建有小桥、山门、殿堂、书楼、东西两庑。院外还建有亭、台、楼、阁、榭、奇石飞瀑等小景。自然山水与历史文化交相辉映,丰湖书院正成为一处集文化、园林、休闲、旅游为一体的人文生态景观。清代名士、岭南第一才子宋湘所撰的门联“人文古邹鲁,山水小蓬瀛”,正是对这一人文自然景观的高度概括。丰湖书院与广州海学堂、肇庆星岩书院、顺德容山书院并称为广东四大书院。